西甲联赛直播manbetx爱情故事

西甲联赛直播manbetx_西甲比赛预测Manbetx_西甲比赛直播Manbetx

一只千年妖精的爱情

2017-10-31 来源:西甲比赛直播Manbetx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“对不起1子凡又急急道,“对不起,我、我只是……我忍不篆…我……”

我是,没有仙法,不能化作一缕烟藏在一只大的田螺里,不能变作一尾鱼躲在水缸中,我只是每隔一个周期有一次分筋错骨的疼痛,痛至忘记,然后又继续我的。

里映出一张苍白的脸,精致的下巴,长而浓的睫毛掩衬下,双瞳如一剪秋水,端正的鼻梁,细瓷般洁白的肌肤下隐隐透出细微血管,小巧的唇,却同样苍白得全无血色。我对镜子里的人笑了笑,那无血色的唇便微微由两边往上翘。我一松手,镜子“啪”地一下掉到地上,碎成许多片,可那张脸仍深深铭在我脑中。千年了,上千年这张脸一直未曾改变。这是我的脸。

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,或许是唐代,我一直以这张脸保持着我的形态。不曾老,亦不曾死。每到一定时间,好像这个时间是不定期的,我会经历一次分筋错骨的疼痛,疼痛会持续许久许久,至我完全忘记时间。然后,我又继续我的人生,仍以同样的脸,记得从前发生的一切事情。只是,我重新的人生里背景已改变,我疼痛中时间已流逝。于是一切我要重新适应。我也能极快地重新适应。我已经了。

phoenix,中的不死鸟,每五百年自焚一次,然后于灰烬中重生。我不知道它的基因是否与我相似,如我也不曾死。但我也不曾自焚,我只是疼痛,而这周期也没有五百年那么长。

其实从外表看来我与常人无异,只是我的嘴唇全无血色。不过这并不碍事,很久以前我用胭脂点唇,现在人们都称之为口红。我茫茫然走在街上,心里有些害怕,我想,我还不如睡去的好。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疼痛又开始了,很快地我就没了知觉,我只来得及想:这一次的周期为什么这么快?

意识重回时我在一个积满落叶的森林里,我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一缕,阳光有些刺眼,我重又把眼睛闭上,听到一个声音说:“她醒了。”

再次睁开眼睛,我看见一张年轻的男人的脸,洋溢着的笑容,亲切地对我眨了眨眼。他叫子凡,他和他的同伴来这片森林露营,发现了昏迷中的我。他们认为那叫昏迷。许多人聚在我身边问长问短,我沉默着,不开口。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,虽然我看这些人似乎没有恶意,但我只能沉默。

有人说:“或许是个。”

我没有说话,在心里轻轻笑了一下。子凡却似乎听到了,他转身盯住我,亲切地眨眨眼,说:“或许这位小姐只是不愿意和你们说话。”

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,坚决把我——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女子带回了家。子凡住在一幢临街的公寓楼里,一室一厅,客厅只有一长两短的沙发与一张茶几,房间有一张一米二宽的床,书柜书桌,还有一台计算机。关于计算机我是后来方知其为何物,当初我还奇怪这机器是什么,子凡视若宝贝,他曾笑着对我说:“老婆可以借人,计算机与车不能借。”

我进到子凡家中,他先扔了块毛巾给我,仍笑吟吟地说:“去洗个澡吧。”

我警戒地看着他,不动。

他笑意更浓,拉我到一块镜子前,道:“你自己看看。”

镜子里出现一个满身泥污的人,脏乱的头发长长地披在身后,脸上满是泥巴,青一块黄一块。我又无声地笑了,这样一个泥人其实几乎连性别也难分,又有谁会生出什么念头。子凡把这样的泥人带回家,或许只证明他是个好人。我用了两个小时洗澡,当我重看见镜子里那张千年不变的脸,那张苍白脸庞上精致的五官,我知道,我将又一次开始我新的人生。

我穿着子凡宽大的衣服走出浴室,他的衣服上带有淡淡的香皂味道。子凡不在客厅,而客厅也空落落的,茶几沙发上没有什么物品。我轻轻走入他的房间,他已靠在床上睡着了。我在书柜书桌里翻来翻去,子凡醒了过来,揉揉眼睛,问:“你在做什么?想找什么?”

我清脆地吐出两个字:“日历。”

子凡一下子跳了起来,“你会说话!你原来真的会说话!”

我转头对他微微一笑。那一刻,我看见子凡的瞳孔停止转动,我听到他的心脏在强烈地跳动。我在对面的镜子上看见我的侧影,湿淋淋的长发垂在腰间,半遮住脸,一双黑眸波光流溢,雪白得近乎透明的脸——一个泥人自他那间浴室转一圈出来便换了个人,难怪他讶异。或许,他在考虑是否要把这间浴室出租给美容院。

子凡用颤抖的手把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递来,我接过左看右看,不明其意,疑惑地把目光移向子凡,他一愣,说:“这是寻呼机,上面有日期,你?你不知道?”

我不再说话了,因为我的确不知道。一个人若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不知道,最好的方法是缄默。现在已是公元2000年,二十世纪最末的一年,二十一世纪最开始的一年。我发觉我有许多事情不知道许多东西不了解,但这不要紧,很快我就会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了解,如从前所有的重生一样。

我在子凡的屋里住了下来,我也的确无处可去。子凡询问我的家世询问我的从前,我仍缄默。他以为我不愿意说——我确实也不愿意说,他叹一口气:“好吧,你不想说我不强迫你,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?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好了,你可以先住在这里。”

上一页1/7

上一篇:妾心封泪

下一篇:西甲联赛直播manbetx  将军脸盲,我心伤悲

相关文章

评论

顶 ↑ 底 ↓